现代德语诗歌
2021-11-18





















本文作者贝特∙特罗格(Beate Tröger)是一位自由文学评论家、主持人、评委。她在埃尔兰根和柏林学习德语、英语及戏剧与电影研究,在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生活和工作。


我更愿成为一首诗

有些人认为,相较长篇小说或短故事等“尺度更宏大”的文学体裁而言,诗歌在某种程度上稍显逊色。然而这种观点毫无根据可言。恰恰相反,德语诗坛兼容并包、富有活力且颇受欢迎。

诗歌对于缺乏耐心的读者来讲,可谓阅读的不二选择。通常形式上的简短意味着它们很容易融入到日常生活之中:你可以从一本诗集中一次仅挑选一首或几首来进行阅读。同时,诗歌对于那些颇有耐心的读者而言,也是阅读的极佳选择:一本由作者精心创作的诗集往往需要读者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在真正意义上“读完”。要参透每首诗歌及整部诗集的编排巧思,需要阅读时全神贯注、静心思考、反复推敲,或许还要结合作者其他作品的背景和语境来理解。

德语诗坛生机勃勃、兼容并包,令人印象深刻。不仅在德国这个“诗人和思想家的国度”,而且在毗邻的奥地利和瑞士,许多作家通过其写作及在朗读会和诗歌节上的频繁亮相,为这一朝气蓬勃的领域添砖加瓦。他们中的许多人还参与了其他语种的诗歌翻译工作;活跃在譬如柏林诗歌节、不来梅公路诗歌节、明斯特诗人集会和科隆诗歌节等活动上,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研讨会、工作坊和朗读会;作为在高校任职的诗歌讲师,除写作本身之外,这些诗人还不断反思自己的写作者身份及写作过程。尽管有时销量并不理想,出版社仍会在其书目中为诗歌保留空间,试图为这一活力无限的文学景观尽一份力。许多情况下,这些诗集的设计也都经过了深思熟虑。

在Friedrich Ani、Marcel Beyer、Nora Bossong、Esther KinskyMarion Poschmann 的诗作中,Suhrkamp出版社选择出版了一系列既写作小说又创作诗歌的作家的跨界作品——其中一些的确大获成功。Marcel Beyer和Marion Poschmann就是两个最典型的例子:前者凭其诗集《驱魔服务》于2021年1月获得彼得·胡赫尔德语诗歌奖,后者则因其诗集《灵视》曾在2011年获同一奖项。Poschmann第五部作品集《灵光》也取得了非凡成绩,并在一年内先后斩获三个大奖:由威斯巴登市颁发的奥菲尔诗歌奖、享有盛誉的霍尔蒂奖及历史悠久的不来梅文学奖。


德语诗歌,屡获殊荣

Carl Hanser出版社则是另一位强有力的诗歌捍卫者。其出版书目中甚至有一位德国诺贝尔奖获得者——小说家和诗人赫塔·米勒的作品。其姊妹出版商Hanser Berlin出版社则出版了格奥尔格·毕希纳奖获得者扬·瓦格纳的作品。瓦格纳于2015年发表的诗集《雨桶变奏》获得了莱比锡书展奖,并在后来成为销量达到六位数的畅销书。在与慕尼黑抒情诗陈列馆基金会合作制作的“抒情诗陈列馆特别版”系列中,Hanser出版社出版了设计颇为精美的德文版和外文版诗集。

其他大中型出版社也丰富了当代德语诗歌的广泛谱系,譬如C.H.Beck(其书目还包含年度诗歌日历)、DuMont、Matthes & Seitz、Schöffling、Wunderhorn和Wallstein。而Luchterhand和Piper这类出版品牌,以及诸如Elif、Edition Azur、Hochroth、Kookbooks、Limbus Verlag、Parasitenpresse、Poetenladen、Secession、Verlagshaus Berlin和Voland & Quist等小型出版社,则不乏单独一人或少数几人经营管理的情况。

许多此类出版社还特别强调书名设计。Kookbooks与平面设计师Andreas Töpfer独家合作,而由Verlagshaus Berlin和Edition Azur出版的诗集则常常主推为某卷诗集量身绘制的插画。

分享和探讨诗歌的场域众多,包括报刊、广播(亦或是电视)节目、五花八门的杂志、各种各样的在线诗歌门户(包括Signaturen和Lyrikkritik)以及个人博客。一个将文学馆、文化中心、奖项和津贴联系起来的广泛网络在推动诗歌发展和保证作家良好工作环境等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近年来,柏林的诗歌之家甚至还附属了一个诗评学院,以帮助那些崭露头角的批评家们打磨精进其专业技能。


诗歌遇上设计

回到“良好的工作环境”这一话题上来:全职写作的诗人寥寥无几,因为能够以此谋生的人实属罕见。然而生于1938年的诗人Elke Erb就是少数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之一。正如1924年生于维也纳、或许是德语世界中“在役时间最长”的女性诗人Friederike Mayröcker那样,Erb虽接受过教师培训,却后来在东德开启了诗人生涯。时至今日,Elke Erb几乎只在小型出版社出版其诗歌与散文。2020年,凭借其文学创作,她被授予了格奥尔格·毕希纳奖。在《旧地往事》这部由Monika Rinck和Steffen Popp收编的诗选中,我们可以从一个切面去关注Erb的作品。

当代德语诗歌中许多有趣的声音都由女性发出。除了Erb和Mayröcker这两位教母级人物外,Ulrike Draesner、Esther Kinsky以及不久前辞世的Barbara Köhler等“中间一代”诗人以及如Nora Bossong、Nora Gomringer、Nancy Hünger、Nadja Küchenmeister、Kerstin Preiwuß、Monika Rinck、Silke Scheuermann和Uljana Wolf等年轻一代诗人也值得关注。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些年轻作家中呈现出一种趋势:他们中的许多人,独身一人或同父母双亲一道从另一个国家移民而来,不使用母语写作,而是完全切换至德语,或是在其诗歌创作中试验使用多种语言。他们中有1981年出生于波兰弗罗茨瓦夫的Dagmara Kraus、1987年出生于罗马尼亚阿尔巴尤利亚的Alexandru Bulucz以及1989年出生于乌克兰哈尔科夫的Yevgeniy Breyger。

从这个角度来讲,较易辨别出当代德语诗歌中与爱、死亡、自然和城市性相关联的议题和主题,而难以将诗歌的形式和内容分隔孤立开来进行分析思考。然而,在全球化、数字化的世界中,有一个问题日益突出并在当代诗歌中得以反映表达,即诗歌中叙事者的身份问题:是谁在诉说?又是使用着哪一种语言或哪几种语言?

如果上述这一切激发了你对诗歌的好奇心,你将会发现自己拥有万花筒般多种多样的选择。诗歌选集将会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比如自1979年以来每年出版的诗歌年鉴,或由Holger Pils和Michael Krüger于“抒情诗陈列馆特别版”系列中出版的《打心底里,我更愿意成为一首诗——诗学三十年精选集》,以纪念抒情诗陈列馆这一慕尼黑诗歌机构的创始人Ursula Haeusgen为诗歌界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此外,还有由Elif Verlag出版的《电影院——诗选》,收录了64位不同诗人的诗作。而这些只是众多诗歌选集中的几个例子——有些以《纪念文集》的形式出现,有些则基于一个特定主题——彰显了当代德语诗歌群星闪耀的多样性。



30本现代德语诗集新书请见 http://www.biz-beijing.com/book.php?cate=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