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和青少年新书在德国的发展趋势(下)
2021-06-23





















初出茅庐的女性作家在青少年文学中开辟新基调

轻触沉重的主题


当代德语童书和青少年读物的一个特点尤为引人注目——不再为14岁以下读者量身定制,文本的用词、观感和主题能让0-99岁的读者都有愉快的阅读体验。

死亡、老年、混乱的关系、无政府状态和破产——这些都不是创作娱乐性青少年文学的理想主题……

真是如此吗?一些初出茅庐的作家在题材、语言和风格的选择上都设置了高门槛,用风趣幽默和语言技巧,毫不费力地将难处理的话题转化为极富娱乐性的读物。


迪塔·齐普菲尔(Dita Zipfel)所著的《疯狂是如何向我解释世界的》Wie der Wahnsinn mir die Welt erklärte)讲述了一个女孩试图逃离疯狂的家庭关系的故事,扣人心弦,融合了衰老、疾病和死亡的主题。13岁的露西只想离开,为此她需要一份工作。她原本期待的是一份照顾狗的工作,却被要求为一位老人写一本神奇的食谱,最终她成为了一名护工,并第一次坠入爱河。齐普菲尔笔下的情节语言明快,充斥着真实生动的混乱。也难怪他能荣获克拉尼希施泰纳青年文学奖学金;该书也斩获德国青少年文学奖和科尔比尼安·保罗·马尔奖。


老年也是斯蒂法·奎特赫(Stepha Quitterer)作品的一大主要题材。她笔下的主角明娜试图通过一个名为“为新手改善世界”(Weltverbessern für Anfänger ,这也是本书标题)的学校竞赛来凸显养老院岌岌可危的状况。尽管描述了环境的严酷,但奎特赫从不予以评判。自讽的主人公、可爱的角色和迅速推进的情节带来有深度的娱乐。这部小说提名2019年奥尔登堡文学奖。


描写年轻人最终陷入看似无望的死胡同,比如在一家超市的后院里每人都拿着最低的薪资,这听起来似乎问题重重。但事实上,莎拉·耶格尔(Sarah Jäger)的《一路向南》(Nach vorn, nach Süden)与之恰恰相反。她笔下的一群年轻人形形色色,似乎没有受过教育,他们决定去找一个在德国的朋友。这群年轻人手头几乎没有现金,还雇了一名毫无驾驶经验的司机莉娜,开始了一场关于邂逅、新地方和惊喜的公路电影。巧妙刻画的人物、精彩绝伦的对话使这本书带来审美趣味。本书荣获卢克斯奖,并被提名奥尔登堡童书和青少年文学奖。


安妮·格罗格(Anne Gröger)处女作暂定名为《嗨,我是小死神!》(Hey, ich bin der kleine Tod!),该书选取了一个古老的题材:小死神的任务是带走塞缪尔——一个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长期住院的男孩。其实这位小死神是一个仍在接受训练的小女孩。当他们意识到他们俩是一个无敌手的团队时,小死神和塞缪尔建立起了奇妙的友谊。这本书诙谐幽默,让沉重的话题变得轻如空气。该书当之无愧地斩获奥尔登堡童书和青少年文学奖,并将于今年由德国袖珍书出版社发行。


《我们的所思所为》(Was wir dachten, was wir taten)探讨了一系列极具挑战性的主题:合作、背叛、道德的彻底沦丧。年轻作家莱亚-莉娜·奥珀曼(Lea-Lina Oppermann,生于1999年)以一种具有不同全知视角的试验性程式,出色地重新构思群体动力学的题材。这部作品中,加害者和受害者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已经被列入学校的阅读清单。


以上选取的几本书仅是“与眼下年轻人的关切相关的新文学”的缩影,无论您多大年纪,都值得一读。



本文作者:克里丝蒂娜·帕克斯曼(Christine Paxmann) 童书作家,《驴耳朵》(Eselsohr)杂志出版人。



儿童和青少年新书在德国的发展趋势(上)



2021德语少儿版权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