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世主题图书
2020-08-07


























本文作者克里斯蒂安·施瓦格(Christian Schwägerl),政治与环境记者,居于柏林,为多家知名媒体撰稿。 2010年出版《人类时代》,德国第一本论述人类世的科学普及书,推动了世界文化之家、德意志博物馆举办人类世主题项目活动。


从《吉尔伽美什史诗》(Epic of Gilgamesh)到《追忆逝水年华》(In Search of Lost Time),人类创造过许多伟大的故事。但自然科学家们认为,最伟大的人类故事正在当下拉开帷幕。

而且,这个故事并不是由哪一位作家编写的,而是我们每个人都在参与其中。数十亿人通过使用塑料、驾驶汽车排放温室气体、破坏动植物物种等方式,正在深刻地从根本上改变着我们的地球,也因此正在共同书写着地球的历史。

亚马逊地区熊熊燃烧的热带雨林、北极和澳大利亚的极端气温纪录、迅速萎缩的昆虫种群数量、海洋中的大量塑料......科学家们认为,这些不仅仅是单纯的环境问题,而且已经成为影响政治、经济、科学、文化——换句话说就是影响整个社会——的巨大的不安因素。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有了一个耀眼且越来越广为人知的名字——人类世,也就是关于人类的地质时代。

早在200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保罗·克鲁岑(Paul Crutzen)就提出过这样的观点,即我们正在从地质学层面创造历史。“人类世”(Anthropocene)一词来自古希腊语的“anthropos”(意为“人类”)和“kainos”(意为“新的”)。从克鲁岑提出上述观点以来,科学家们便一直在收集关于人类世的确凿证据,目的就是为了将我们当前的时代——全新世(Holocene)正式重命名为人类世铺平道路。

图书市场对此有所反应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很多作家正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接近人类世这一话题:可能是通过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一起燃起科学激情的事件、一个关于生态的噩梦、一个催生“自然”与“文化”之争的关键点、抑或是对某项个人行为的呼吁。

人类世的世界既新鲜,又令人担忧。看看那些庞大的城市群,我们人类正在广阔的大地上用石头、金属和玻璃建造一些人造结构。我们用包括沉积岩中的新型放射性同位素的各种物质合成矿物质。我们为制造电子设备而大量提取原材料;我们让一堆太空碎片环绕地球飞行;我们制造的电子垃圾正在产生新的“技术化石”。我们人类的工程师们修建了成千上万公里的公路、铁路和电缆。

农业也正在为未来制造大量的化石,如人们吃剩的鸡、牛和猪的骨头。我们对资源的渴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到目前为止,我们生产的混凝土相当于地球上每一平方米就有一公斤;我们甚至可以用迄今为止所生产的塑料把地球用保鲜膜整个包起来。据世界生物多样性理事会分析,地球上约800万种动植物物种中有八分之一可能在21世纪灭绝。这让人联想起更早的大规模物种灭绝,例如恐龙时代末期的物种大灭绝——只是这次不是小行星造成的,而是灵长类动物“智人”。

正如保罗·克鲁岑所说,其结果就是“人类地球”——一种全新的地质结构,也就是说,即使有一天人类灭绝了,也永远不会回到没有人类时的自然状态了。因此,一百万年后,当地外地质学家降落到我们的星球上时,将可以清楚地发现我们曾生活的时代。

克鲁岑的观点过了好几年才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与讨论。不过,到了现在,只要讨论起环境和气候的未来,人人都会把人类世挂在嘴边。“人类时代”(human epoch)已经成为全球环境讨论中的新的关键性话题。现在没有其他任何概念能够引发如此大规模的极具开创性的讨论。

德国图书界在全球对人类世的探讨中地位很特殊,处于全球领先。其中原由之一是德国作家在这方面取得了一些先发优势。不但保罗·克鲁岑(Paul Crutzen)就住在法兰克福附近的美因茨,而且德国的众多文化机构也是以吸引公众的方式来研究这一主题的先行者。多年来,柏林的世界文化之家(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主办了多次由德国联邦议院赞助的相关国际讨论和艺术项目。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博物馆之一,慕尼黑的德意志博物馆(Deutsches Museum)还举办过一个吸引了很多观众的特别展览。这些项目为德语作家们提供了很多灵感,并产生了许多新作。

德国已经出现了很多人类世方面的专著,如最近出版的由伊娃·霍恩(Eva Horn)和汉诺·伯格塔勒(Hanno Bergthaller)合著的《人类世导言》 (Anthropozän zur Einführung)以及德意志博物馆的《欢迎来到人类世》 (Willkommen im Anthropozän)。还有一些其他作品也在探索这一热门话题,例如从地球新地质时代的角度讲环境主义先驱亚历山大·冯·洪堡生平的书。还有几位通常较为低调保守的德国自然科学家也发表了一些颇为引人注目的作品,如气候学家汉斯•乔吉姆•斯基勒内哈博(Hans Joachim Schellnhuber)的《自焚》 (Selbstverbrennung)和生物学家马蒂亚斯•格劳勃莱希特(Matthias Glaubrecht)的新书《进化的终结》(Das Ende der Evolution)。

德国作家们认为人类世不仅仅是一个专业领域,它还是一个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根本性话题。德国有一本专门探讨自然与文化之间边界融合的杂志——《第三自然》(Dritte Natur)。例如,我们如何将从人为的全球变暖中汲取能量的飓风视为自然灾害?又如何看待塑料沉积物或矿渣形成的岩石?

以前并未被人类接触过的自然现在已经深受人类影响,这反过来也影响着我们每个人。因此,很多人开始呼吁大家采取一些行动,如星期五为未来(FridaysForFuture)活动参与者路易莎·纽鲍尔(Luisa Neubauer)和亚历山大·雷彭宁(Alexander Repenning)就在他们的合著《气候危机的结束》 (Vom Ende der Klimakrise)中呼吁大家为避免气候危机而共同努力。这本书在同类作品中还是较为乐观的。

人类世将于何时被正式宣布为地球新纪元的问题尚无定论。最热门的候选起始时间是1945年至1950年。正是在这段时间,核武器爆炸的后果和第一波全球化塑料消费浪潮改变了地球。无论如何,人类世这一概念已经改变了我们对人类、自然、技术之间关系的思考。我们现在意识到,这不仅仅涉及到解决所有的环境问题,而且是有意识地塑造地球的未来。这就是为什么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等重要政治人物在演讲中经常提及人类世的原因。科学史家、《人类世》 (Das Anthropozän)的合著作者于尔根·雷恩(Jürgen Renn)说,这不仅仅是定义一个新的地质时代那么简单,而是让我们人类对自己在地球未来中的作用产生更深刻的认识。


本文原载于法兰克福杂志(the frankfurt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