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哲学新著在上海
2005-12-16

2005年11月15日,是胡锦涛主席在德国和德国总理签署德国新文化协议的日子。在这一天,在经济金融中心上海,一批崭新的德国哲学新著亮相于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的展览大厅。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和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译文出版社在这里共同举办为期一周的德国哲学书展。

德国向来是以哲学和诗著称的国度。2002年的统计数字显示,在德国输出版权图书中,哲学与宗教类书属于强项,占版权总输出量的7.3%,在不同语种的国际图书市场中排名均居前三位。以此为前提,法兰克福图书博览公司于2004年针对全球市场,有选择地组织了一套德国最新哲学著作,以“善与恶”为主题,送往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图书市场进行展示。在上海展出之前,此套哲学图书已在中东欧、阿拉伯世界、拉丁美洲、西欧和亚洲的新德里、汉城和北京等地进行了展出, 获得了广泛的好评。

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会长王树人教授认为,从上世纪初至今,在西方哲学对中国哲学和文化的影响方面,德国哲学一直占据主流地位。在上世纪20年代初,在中国新文化运动中,西方哲学在中国曾掀起了三次传播热潮。其中,有两次热潮属于德国哲学,即康德的先验论哲学和尼采的意志论哲学。那时,最著名的两家学术刊物都分别出过康德哲学和尼采哲学的专号。在随后的30年代和40年代的抗日战争期间,由于张颐、贺麟等中国学者在翻译研究中的推进,黑格尔哲学逐渐在中国哲学界突出出来。1949 年以后,由于德古典哲学—主要是黑格尔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思想来源,所以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黑格尔哲学几乎成为中国哲学界一花独放的西方哲学。上世纪80 年代至今,在中国出现了诸多西方哲学传播热潮,如萨特哲学热等等,但是真正领军西方哲学、在中国成为西方哲学“显学”的,依然是德国哲学,即海德格尔的存在论哲学。海氏哲学至今一直受到中国学人的重视,甚至有“万流归海”的说法,这固然因于其哲学内涵深邃且富于创新性。但是,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他与持西方中心论的黑格尔立场不同,是破西方中心论的哲学家;并且,他在破西方中心论时还象他的前辈――17世纪德国哲学家莱布尼兹一样,对中国哲学和思想文化怀有深深的崇拜之情,进而对其进行借鉴和吸收。可见,中德哲学有着源远流长的内在关联。

当代的德国哲学研究,依然十分活跃。许多哲学家的思想和著作在世界范围里引发持续讨论,产生着重要影响。仅在上海,就有同济大学德法文化中心,复旦大学哲学系和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三个研究德国哲学的中心。而德国哲学著作的出版,在世界出版领域历来令人瞩目。前身为上海人民出版社编译室的上海译文出版社作为一个综合性的专业翻译出版社,早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曾出版过一套自然哲学丛书,其中包括德国著名哲学家康德的名著《宇宙发展史概论》和恩斯特·海克尔的《宇宙之谜》等等。在上海译文出版社于1978年元月正式挂牌以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进和书业的复苏,译文出版社更是有计划地引进国外大批优秀学术著作。从八十年代起,享誉全国的《二十世纪西方哲学译丛》和《当代学术思潮译丛》两套丛书中收入了不少德国著名哲学家的著作,如胡塞尔的《逻辑研究》、海德格尔的《林中路》、加达默尔的《真理与方法》、卡西尔的《人论》、雅斯贝斯的《时代精神状况》、耀斯的《审美经验和文学解释学》、哈肯的《协同学》等等。这些书出版后都在读者中引起热烈反响,许多书现在还在重版。

在书展开幕式上,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部领事文磊(Raimond Woerdemann)先生表示,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部不仅要通过自己的工作促进中国友人对德国的哲学、文学、艺术、音乐产生兴趣,而且也会向德国人传播中国独特的思维方式、文化特点和艺术魅力。他告诉大家,今日的德国掀起了一股中国热,人们在关注中国迅猛发展的同时,又一次痴迷于中国文化。

近年来,中国学界一方面以开放学习的态度吸纳西方哲学的精髓,开始反思中国本原的思维特征,关注西方逻辑概念思维;另一方面,中西哲学、思维比较的研究也在持续展开。

这批专题图书将在上海完成它的最后一段行程。在书展开幕式上,歌德学院北京分院德国图书信息中心(BIZ)主任王竞 (Jing Bartz) 宣布,书展之后,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将请上海译文出版社将首选可参考引进的新书,之后,剩余的图书将分送给上海及周边研究德国哲学的大学研究院,专业图书还需专家的大力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