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塞尔文献展,当代艺术与政治百日览
2022-05-16

















“业余艺术项目”到世界顶级现代艺术系列展览的发展历程


每隔五年,文献展都会将黑森州卡塞尔市装点为一个现代艺术中心。从1955年第一届举办至2017年,参观人数稳步上升,已逾百万。多元化的策展团队与理念为当代艺术和社会对话的开展提供了蓬勃生机和国际视野。


然而,文献展初始却远非乐观。至少在资金方面如此。1954年10月,相关政府部门的一份报告宣称:“如果要坦率地评价对这一项目的总体印象,不得不说它看起来十分业余。”


1955年2月,联邦全德事务部最终批准了一项拨款,“以认可拟举办的展览对苏占区的预期影响”:在卡塞尔,文献展创始人阿诺德·博德(Arnold Bode)的故乡,“两德边界地带”,“我们整个世纪的视觉艺术发展”现在将“在欧洲层面上”得以记录。


首届文献展一炮而红:参观者达134,000人,其中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创始董事阿尔弗雷德·巴尔(Alfred Barr)。庆祝晚宴上供有龟汤和香橙起泡酒,展览目录已然售罄!


不只是艺术

文献展一直以来都不仅仅是一项艺术活动。冷战时期,文献展通过对艺术家和作品的筛选而将自身同民主德国和东欧集团区分开来,拥抱美国和西方。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下,现代艺术的展出与政治现代化同义。文献展演变为一个开展批评的论坛,在政治和艺术的交汇处探讨社会矛盾。


在文献展上展出的作品——曾遭受纳粹贬斥诋毁的现代艺术,现成为公众的心头爱,标志着新时代同民族社会主义旧时代的诀别。博德将威廉·莱姆布鲁克(Wilhelm Lehmbruck )的作品《跪着的女人》(Knieende)陈列于弗里德利希阿鲁门博物馆圆形大厅的中心位置。这件作品曾现于1937年慕尼黑纳粹宣传展——“堕落艺术”(Entartete Kunst),且同样位处展览中心。同一作品跨越时间在文献展上的再次展出以及展览空间上的复刻,象征着现代艺术的重生以及西德的思想开放性和摒弃民族偏见、消除种族歧视的世界性。


与此同时,1933至1945年间未曾被禁的一些艺术家作品也位于展览之列。这种矛盾双方并存的情况同样反映在文献展团队本身的组织架构上:21名成员中,10人曾是纳粹党、冲锋队或党卫队成员,其中包括维尔纳·哈夫特曼(Werner Haftmann)。


第四届文献展几乎是在“同波普艺术和政治的碰撞中”迸发出来的,《时代周报》(Die Zeit)写道。近三分之一的参展作品来自美国,而在1968这个充斥着示威游行的年份,许多抗议活动均旨在反对美越战争。从艺术角度来看,这届文献展后知后觉地展出了一些波普艺术作品,而激浪派、偶发艺术和行为艺术等当代趋势的整体缺席,使其受到强烈批判。


1977年,在第六届文献展上,曼弗雷德·施奈肯伯格(Manfred Schneckenburger)首次展出了社会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其中包括威利·西特(Willi Sitte)、伯恩哈德·海西格(Bernhard Heisig)、维尔纳·图布克(Werner Tübke)和沃尔夫冈·马托伊尔(Wolfgang Mattheuer)的作品。然而,此举导致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格奥尔格·巴泽利茨(Georg Baselitz)、A.R.彭克(A.R. Penck)和马库斯·吕佩尔兹(Markus Lüpertz)在展览开幕前一天撤下了自己的参展作品,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在同民主德国“官方”艺术仅有咫尺之隔的情形下展现在世人面前。卡塞尔当地民众则对沃尔特·德·玛利亚(Walter De Maria)的地下装置“垂直地球一千米”(Vertical Earth Kilometer)及整个布展过程中将千米铜杆插入地下的复杂繁琐与高昂成本而倍感愤慨。而现如今,这一作品已然成为文献展的标志之作。


7000棵树和1001把椅子

1982年,第七届文献展在罗纳德·里根政府的冷战政策阴影下举行,该政策包含在西德部署中程导弹的计划。此项计划引发了一场和平运动,并导致了战后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示威游行。文献展总监鲁迪·福克斯(Rudi Fuchs)展出了汉斯·哈克(Hans Haacke)的作品《向马塞尔·布鲁德萨尔斯致敬》(Hommage à Marcel Broodthaers)——一幅在挂绳隔离栏杆后展出的里根肖像油画。从肖像画这一端起有一条红毯延伸至另一端——一张记录了在波恩举行的反里根游行抗议活动的巨幅照片。此外,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植树行动“7000棵橡树”(7000 Eichen)在卡塞尔市民中也成为了争议话题。恰恰是在这帮当地民众的帮助下,这一项目最终大获成功。


1997年,由凯瑟琳·戴维(Catherine David)策划的第十届文献展是一系列展览中首个对全球化和冷战时期的西方概念进行批判的。而在2002年,第十一届文献展终于为自己设定了挑战,即通过吸纳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观点和立场来颠覆西方主导的艺术史——一个姗姗来迟的改变。


第十二届文献展的主题“形式的迁移”(Migration der Form)在艾未未2007年的作品《童话》中得到了充分体现。这位艺术家邀请了1001位同胞前往卡塞尔,同时还将1001把清代的木椅带到了文献展现场,用作喧嚣讨论中的“平静之岛”。


逾一百万参观者曾参与在卡塞尔和雅典两地举办的第十四届文献展——有史以来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场现代艺术展。最受参观者瞩目的要数玛尔塔·米努金(Marta Minujín)用67,000本禁书搭建而成的“书之帕特农神庙”(The Parthenon of Books)以及加纳艺术家易卜拉欣·马哈马(Ibrahim Mahama)创作的艺术装置,他将废旧黄麻袋缝补编织起来、包裹覆盖在卡塞尔古城门哨所的整个建筑上。这些麻袋象征着全球贸易、资本主义、工人阶级以及其生产地。



造福于人的艺术场所

2022年夏,来自雅加达的艺术家团体ruangrupa将策划第十五届文献展。其理念基于“lumbung”这一概念(lumbung,印度尼西亚语,意指整个社区使用的米仓),反映了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加强可持续性、集体性和联系性以及开发社区资源和公平分配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文献展委员会全体一致决定支持ruangrupa,“因其明显具备吸引各类目标群体(包括非传统艺术目标群体)与鼓励当地民众参与的能力。在创新力主要产生于独立社群组织这一背景下,借由文献展为此类集体形式搭建平台似乎恰当且正确。”


于ruangrupa而言,“如何才能创造一个让艺术帮助到身边人的场所?”这一问题头等重要——他们形成了一个合作网络来试图对此作出解答。个人资源在此过程中得以共享:人们,以及他们不同的观点、时间、精力、知识、金钱和物质资源。


在出版物中可以看到,参与的艺术家包括已故的吉米·达拉谟(Jimmie Durham),他常在其作品中探讨身份问题。艺术与城市规划中心(Zentrum für Kunst und Urbanistik)位处柏林的一个中产阶级和移民聚集区。这个艺术家团体希望激活不同群体间的社会和空间关系,并试图探索艺术加速这一过程的形式。其最新项目是重建柏林“统计之家”(Haus der Statistik)。


ruangrupa为所有参与者制定了一系列共同价值观:幽默、慷慨、好奇、知足、独立、植根当地、透明与再生。如果这些都能在第十五届文献展中得以呈现,那么不仅在艺术上,而且在社会理念上,都将取得成功。



本文作者:卡罗琳•凯勒(Caroline Keller)
大学学习艺术史、考古学和历史,曾任职于Taschen出版社、弗劳恩霍夫研究所,自2008年起担任位于莱比锡的艺术出版社E.A.Seemann的出版总监。

文章原载于法兰克福杂志2022

更多“卡塞尔文献展”主题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