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断变化中寻求共同价值
2018-11-29

升级的安保服务、更多关注终端消费者以及空前的国际多样化——这些因素使得本届法兰克福书展的专业观众门票每张价值74欧元。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博思先生对2018年的这届书展表示满意。


在2018年书展结束之际,《德国书业周刊》主编托斯坦•卡西米尔博士(Torsten Casimir)采访了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博思先生(Juergen Boos)。


■采访人:托斯坦•卡西米尔(Torsten Casimir)
□受访人:岳根•博思(Juergen Boos)

■在展厅搭建方面,我们看到,今年的很多国际参展商,尤其是亚洲地区的参展商,肯花大价钱布置展台。而德国参展商在这方面的开销要保守得多。在您看来,这是不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呢?

□在德国,我们可以感受到,市场已经比较固化了。这不仅反映在专业观众的数量上,也反映在参展商的展台布置上。相反,东南亚和中国的市场最近几年增长活跃。比如说在越南,随着中产阶级的出现,出版业正在兴起。正如法国思想家布迪厄(Bourdieu)30年前所描述的:“对文化的追求是中产阶级兴起的一种表现。”因此,社会的这种发展会对图书市场产生经济影响——这一点在法兰克福书展上可以明显地观察到。

■您如何评价北美和英国的图书市场?

□这两个地方的市场都是饱和的。虽然最近也出现了一波整合浪潮和结构化调整,但整体而言还是基本稳定的。在一些细分市场领域,比如儿童和青少年图书市场,还出现了一些增长。我们德国的市场跟这些国际大型市场之间还有一点时间差,目前也正在经历他们已经经历过的变革。

■在其他国家的市场中有没有跟刚才所说的完全不同的趋势?

□有。每个国家都在努力利用好法兰克福书展的机会。这一点可以从各个国家展区的展台布置上看得出来。比如,意大利虽然近几年经济发展形势不佳,但他们的展台在两年内几乎翻了一番。法国的展位有主宾国效应。东欧国家在目前的经济和政治形势下依然令人惊讶地保持着稳定的参与度。对于这些国家的图书市场来说,我们就是他们通往国际市场的门户。

■外国参展商的积极参与是否可以弥补德国本土参展商下滑的趋势?

□是的。我们今年的参展商数量增加了3%,展台面积的销量也增加了。另一方面,我们也意识到,单个参展商的展位面积有所下降。所以,我们对法兰亭(Frankfurt Pavilion)这样的展馆设施进行深耕,加强与一些参展商的联系。

■一些来自德语国家的出版商,包括服务提供商,今年有“无展台参展”的尝试。对此,您是否有所担心?

□除了展台参展,法兰克福书展现在还有很多其他的参展形式。很多客户——尤其是来自第三产业以及数字产品行业的客户——所看重的是利用好我们提供的营销机会以及缔结和拓展人脉的契机。对此,我们也提供了相应的产品,比如我们的商务俱乐部(Business Club),非常受欢迎。除此之外,我们的客户也希望提高自己在读者群的认知度。他们不再单纯地通过扩大展台面积来展示自己,而是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带着作家一起参展,更注重场地的利用等。所以,展会上的广告空间和活动场所变得越来越重要。在参展人员方面,有的中型出版社一下派了80个人来参展。但我们在他们自己的展位上看不到这么多人,他们在展馆的各个地方。

■从长远来看,这对你们的展会业务来说是一个问题吗?

□我们总是在应对各种变化。我2005年加入法兰克福书展以来,在书展上遇到的第一个变化是数字化。第二波变化浪潮是关于终端客户的维系。不过,展位销售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我们的核心业务。展位是不会消失的。出版商希望并且需要向大家展示自己的成功,特别是对新兴市场发出这样的信号。这一点我们也可以在其他行业的主要展会上看到。

■书业的销售环节,也就是图书零售商,很少来法兰克福参展吧?

□很多大型连锁书店以及比较活跃的独立零售书店,不管是国际上的还是德国本土的,都来参展了。他们想利用法兰克福书展的机会接触到国际大型出版集团,比如说跟西班牙星传媒集团、法国伽利玛出版社、德国兰登书屋出版社进行交流,了解当前的趋势。

■但是小型书店不来吧?因为他们买不起法兰克福书展的门票。本届书展74欧元一张的专业观众单日票吓退了很多小公司。

□德国书商与出版商协会的所有会员书店每年都会收到我们的免费门票。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在为想要参观书展的书商提供各种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套餐,也尽可能地为他们提供各种支持。我们在这方面得到的反馈还是很积极的。

■当前专业观众数量的下降是否跟门票价格高昂有关系?

□我们这次门票价格的提高比例是适度的,只是抵消了一般固定成本的提高和通货膨胀率的影响。我们仍然一如既往地追求展会的多元化。我们的展会并不是纯粹盈利性质的,更多的是为了给图书行业提供服务。所以,我们的目标并不是盈利最大化,门票价格的调整目的也不是这个。

■尽管如此,很多小型参展商还是在抱怨,相对而言,其他展会的门票便宜很多。

□首先,没有任何一家展会能够与法兰克福书展相媲美。无论是出版业还是其他行业,没有任何一家展会能够像我们这样将经济效益、文化内容以及媒体影响力如此紧密地联系到一起,将整个行业推向世界。在所有的专业展会中,没有一家能够具有法兰克福书展这么高的国际多样化。如果真的要拿别的展会相比,我们可以看到各个展会的门票价格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有很便宜的,比如伦敦书展上,专业观众可以免费注册入场。也有很贵的,比如MIPCOM版权展会,一张日票的价格高达1600欧元。

■今年您对出版内容偏右翼的参展商有何评价?

□我们的一贯立场是不对参展商的作品内容做任何评价。我们认为,即便有必要进行干预,也是行政部门的事情。对一些比较有争议的话题,我们的态度也是表示理解和接受。右翼出版物也是当前德国社会正在广泛——往往非常激烈——讨论的一个话题,社会分歧很大。对于我们来说,有一点不会变,那就是让各种各样的政治观点能被读者看到。正如本届书展的图书大奖获得者在书展一开始的时候所说的:“我们不是卖酸奶的。我们做的是关于文学,关于写作,关于政治本身的事情。”同时,书展还有一项任务,那就是保证展会观众的安全。这一点是我们在过去几年所经历的突发事件中取得的经验。

■这一点你们做得成功吗?观众的安全得到保障了吗?

□是的。今年的展会上没有发生任何突发事件——无论是政治因素还是其他因素导致的。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展会上其实有着很多冲突因素,比如关于伊朗民族问题的争论依然针锋相对,我们的格鲁吉亚朋友当然还是反对俄罗斯对他们国家的占领,还有土耳其、库尔德人、亚美尼亚、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反犹太主义——所有冲突地区在展会上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自1949年法兰克福书展诞生以来,我们就见识了这些冲突。如今,他们依然存在。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努力与展会的各方参与者保持沟通与对话。只是,我们在当前的右翼出版社中看到了一种少见的媒介过激现象。这种情况是不太正常的。

■作为今年的主宾国,格鲁吉亚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有何收获?

□今天早上我刚和他们一起吃了早餐。我们无法想象这样的一次机会对于这个国家以及他们的文化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这是一个只有几十年历史的国度,经历了其归咎于西方的内外战争——现在又忽然因为他们的作家获得了国际声誉。格鲁吉亚作家的作品质量非常高。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个国家所经历的动乱对格鲁吉亚作家的文学创作具有促进作用。而现在,全世界终于认识到了这些作品的伟大之处。对于格鲁吉亚来说,这项成功具有两层意义:一是获得了版权收入,二是提高了自己在西方的文化知名度。

■让我们再把目光投向未来。2020年,版权交易中心(LitAg)的位置将从6.3号馆搬到中央展馆。展会期间,很多人反对这项调整。您能安抚这些反对者的情绪吗?

□版权交易一直是我们书展的中流砥柱,将来也会如此。所以,我们始终将版权交易中心放在展会的中心位置。书展的中心将来就是中央展馆(Festhalle,举办书展开幕式等庆典的展馆)。对此我们将提供配套服务措施,比如提供摆渡车等。从展馆本身的条件来说,中央展馆的透光度很好,内部空间很高,出入非常方便,是一个理想的展览场所。尤其是当我亲自带领版权代理商参观了中央展馆以后,他们自己也看到了这里很好,也理解了这是一项优化安排。特别是,1号馆正在重新装修,2020年也将投入使用。这个馆正好紧挨着中央展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