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优质内容渐次打开国际市场大门
2018-06-25


2018京交会-故事驱动大会——“为什么我翻译了《射雕英雄传》”
金庸作品一直被认为是无法翻译的。2018年初金庸的多卷本小说《射雕英雄传》首次出了英译本第一卷。这一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出版开启了金庸作品英译本的先河。在故事驱动大会上,《射雕英雄传》系列图书的英文译者郝玉青和听众分享了她的翻译体会,她为什么坚信金庸可以进入英语世界,以及她如何打动了对金庸完全陌生的英国编辑。



■受访人:郝玉青(Anna Holmwood,瑞典译者,文学经纪人)
□采访人:渠竞帆(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请谈下翻译金庸的《射雕英雄传》是出于什么样的机缘巧合?
■2005年我利用大学假期(在牛津大学学习世界史)来中国旅游,对着小商贩说出第一句汉语时我兴奋不已。2006年牛津大学希望培养更多了解中国的学者,我顺利考上了牛津大学的现代中国研究所,学习了3年中文后,2009年我到台湾师范大学语言中心,修了许多诗词和文言文课程。我从小就喜欢写作和学习外语,这时开始考虑做一些文学翻译的工作,把这两方面的兴趣结合起来。2010年,我回到英国,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用一年时间修完了中国文学的第二硕士学位。在此期间,我参加了英国文学翻译中心首次举办的翻译暑期工作室。该工作室旨在培养把外文作品翻译成英文的学生,每种语言有10名学生入选。我还非常幸运地得到了该中心提供的导师培训的机会,有2名学生接受导师的一对一指导。我师从翻译家尼基•哈曼(Nicky Harman),与他一起工作了6个月时间。他推荐我翻译艾米的《山楂树之恋》,出版后大获成功。我特别感谢尼基对我的指导。现在该中心每年还会举办导师培训,虽然导师增加到6人,但竞争非常激烈,会根据学生修的不同语种进行筛选。

2010年我在朋友的推荐下,开始阅读金庸的武侠小说。2012年,我与伦敦的文学经纪公司The Ampersand Agency的经纪人聊天,向他推介金庸的《射雕英雄传》,也开始从专业的角度考虑金庸作品翻译出版的可能性。

□你翻译《射雕英雄传》遇到过哪些困难?您觉得从哪些角度解读西方读者更容易接受?
■金庸是中国著名的武侠小说作家,作品广为流传。他的小说很有趣,会让你读起来很兴奋。在翻译金庸作品之前,我学习了2门相关的研究生课程,其中包括中国文学,我对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习俗等有了更深入的认识。金庸的小说与古诗词、古典文学、易经等非常复杂的内容都有联系。在翻译的过程中,我常常会停下来,去找一些资料,确认一些历史细节和文化背景是否理解准确。我还在翻译中补充了背景内容,希望能够减少英文读者的阅读障碍。

我身边的许多中国朋友都读过《射雕英雄传》,这是他们最喜欢的武侠小说。小说中涉及到宋朝受到蒙古入侵的那段历史,那时候蒙古也入侵到欧洲,我们(西方读者)看到蒙古人离我们越来越近,也很害怕。所以我们可以体会到故事中人物的心情。此外,小说主人公郭靖的父母因受到迫害而流亡到蒙古,郭靖在那里出生和长大,对蒙古有感情,他面临的心理矛盾也让整个故事更加好看。

□请谈谈翻译《射雕英雄传》是怎样的一个过程?
■我翻译过4本中国当代文学作品,2010年翻译的《山楂树之恋》是我的第一部译作。之后陆续翻译了一些短篇作品,还有给经纪人做样章的翻译,接触到很多不同风格的作家的作品。

目前我正在翻译《射雕英雄传》的第3册,希望在年内完成,明年1月出版(第1册A Hero Born已于今年2月在英国出版)。第2册译稿由我的合作译者张菁(Gigi Chang)完成,目前正在编辑校对阶段。英国出版社买下了“射雕三部曲”的全部版权。该三部曲包括《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3部金庸作品,将制作成一个完整的系列,英文名为Legends of Condor Heroes Series,计划每部作品出4册,以每年出版1册的速度用12年出齐。

我的合作译者张菁来自中国香港,也在英国受过很好的教育。我很高兴有这种合作,因为可以有两个人的想法,相互之间可以互补。(下转第6版)  (上接第5版)

□请介绍买下“射雕三部曲”的这家英国出版社情况?英文版出来后,在读者中的反馈如何?
■出版这套书的是英国麦克尔霍斯(MacLehose)出版社。他们在出版翻译文学方面非常棒,就是这家出版社的创始人克里斯托弗•麦克尔霍斯多年前把瑞典的“千禧年三部曲”系列引介到英国并火爆全球的。他有独特的眼光和敏锐的判断力。在“千禧年三部曲”之后又有很多北欧文学在英美翻译出版。恰恰是因为这一次的巨大成功,推开了翻译文学在英美出版市场的大门。出版社也愿意去找到新的有畅销潜质的外国文学作品。

2012年,我与The Ampersand Agency的经纪人聊天,这位经纪人不会中文,他的父亲很早去中国,儿子希望做一些中国的作品,与他的父亲建立起某种联结。我向他推荐了金庸的作品。他欣然答应了。于是我去香港找负责金庸作品版权的出版社,获得了英文版的代理授权。这位经纪人向多家出版社发出了出版建议。有四五家出版社表示有兴趣,于是我准备了推荐文件,翻译了1万字的样章,然后约他们见面聊。我向他们介绍说“这是中国的《指环王》”。

在做决定的过程中,麦克尔霍斯也多方了解很多人的想法,然后决定买下版权。他非常尊重作品的原有风格,不会对作品乱加修改。这一点让我们很放心。

《射雕英雄传》第1册问世后,一个月内加印7次,在上市1周内就进入亚马逊排行榜前100名。出版社希望接下来更快地推出后续译作。美国的圣马丁出版社最近也高价买下了小说的美国地区版权,将于2019年推出美国版,此外还有西班牙、德国等7国版权也相继售出。

The Ampersand Agency也向一些好莱坞的电影公司推荐拍摄“射雕三部曲”英文版。目前已经有公司很感兴趣,双方在接洽了。

看文学作品是了解一个国家的一种途径,因为喜欢一部小说,就会想了解这个国家更多的历史和文化。所以,“射雕三部曲”英文版会让更多的西方读者去了解中国。让我非常感动的是,今年3月英国《卫报》上刊登的一篇书评,书评人说:“我很遗憾在我50岁的时候才看到这部小说。这将带领我去了解中国历史、文化和这样一个被世界长期误读的存在,并成为我一个终生的爱好。”看到这里,我感到自己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文学翻译文学经纪人两者之间应怎样平衡?
■我在翻译《射雕英雄传》的同时,也做了很多文学经纪人的工作,这些经验让我成长为更成熟的译者。我很早就意识到,译者除了翻译还需要做很多工作,包括挑选作品、有人脉、懂市场,这样才会有说服力。编辑也需要译者提供不同的视角。一般我翻译作品和做文学经纪人都会是不同的书,这样可以保持一个不同的视角。

我今年年初加入了英国DKW经纪公司做经纪人,主要是把英文的作品向外推介。之前在台北的光磊经纪公司,主要是把英文童书和青少年小说引进到中国,同时把中国作家推介到国外。我可以给出版社提供出版方面的建议,包括图书的包装、文字的编辑,要不要使用脚注,以及封面的风格等,出版社会把我当作他们团队的一员。

□金庸的作品中有很多武功招式和古文诗词,翻译起来非常不简单,您有哪些学好中文的方法呢?
■我在牛津大学学了3年中文,也学了很多相关课程。这3年中我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中国,包括在台湾和北京,提升了我的中文沟通能力。此外,我的先生是台湾人,他会不断督促我把中文学得更好,他帮助我把中文从一种书面语言,变成有感情的语言。中文现在成了与我的心灵有关联的一个纽带。

□您在伦敦创建的Emerging Translators Network目前运作情况如何?
■在导师培训后的2011年,我和两个学德语和西班牙语的英国朋友讨论怎样加入译者的行列,于是我们建立了这样一个平台,希望组建一支文学译者的队伍。最开始的设想是有50人加入,现在已经快1000人了。平台上汇集了各种语言的译者。大家都相互协助,共同解决翻译中遇到的问题。译者之间的合作是非常有益的。

□向英文市场推介中文作品有什么成功模式可遵循吗?
■刘慈欣的“三体”系列得到了奥巴马和扎克伯格的推荐,还获得了美国的科幻小说最高奖——雨果奖。这是它受到关注的一种很好的方式。我们把金庸的武侠小说归入幻想小说,它是一种特别的幻想类类型小说。国外没有武侠小说这个类别,这样易于被西方读者接受。

我认为翻译文学成功最难的是没有一个标准答案,要碰运气。做成一本书,需要每个环节都做对而且用心。每部作品的成功,都把国际市场的那扇大门推开了一些。我相信那扇门一直在打开,不会关起来,只是个速度的问题,我希望这个速度快一点再快一点,这扇大门可以不断地被打开。

原文链接:http://www.cnepaper.com/zgtssb/html/2018-06/12/content_5_4.htm

故事驱动大会采访Anna Holmwood(郝玉青) (六问六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