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德国非虚构类图书盘点
2018-03-01

2017年德语最佳非虚构类图书究竟花落谁家?根据北德意志广播电台文化频道非虚构图书奖评委会的意见,年度最佳当属历史学家马格努斯•布莱希特肯(Magnus Brechtken)的作品《阿尔伯特•施佩尔——一部德国发迹史》(Albert Speer. Eine deutsche Karriere)。这是一本关于德国建筑师及纳粹时期德国军备部长阿尔伯特•施佩尔的著作。这本书究竟好在哪里?评委们强调,这本书不仅叙事精彩,而且对历史素材的调查研究可谓十分透彻。因为在纽伦堡战犯法庭的审判中,阿尔伯特•施佩尔以忏悔的历史罪人身份接受审批,对于纳粹的恶行他愿意从总体上承担责任,而作为个人所犯下的罪行当然他并未承认。这可能使他得以被免除绞刑,最终被判20年徒刑。能够证明施佩尔当时参与了纳粹罪行的重要的证据当时还不为人所知,因此施佩尔了解如何表演能让人们的注意力不去关注于他个人的罪恶。那些他在自我呈现中表现出来的行为和谎言是德国战争史和战后历史重要的一个章节。

莱比锡书展非虚构图书奖的获奖作品也顶着一个大大的历史标题:《玛丽娅•特蕾莎》(Maria Theresia),作者芭芭拉•施托尔贝格-瑞林格(Barbara Stollberg-Rilinger)。这本书呈现了哈布斯堡宫廷、维也纳、神圣罗马帝国以及其它组成君主政体各国的社会关系。这本书资料来源丰富,其中某些信息渠道之前并不为人所知,一个绝无仅有的玛丽娅•特蕾莎的形象就在此基础之上丰满起来。

荣获图书奖或荣登畅销榜单对于非虚构类图书而言也是促销的一个重要卖点。然而,2017年北德意志广播电台和南德意志报的非虚构类畅销榜却遭遇一次轰动的丑闻。因为一本极具争议的书榜上有名,这份畅销榜单被临时撤销。历史学家罗尔夫•彼得•希菲尔勒(Rolf Peter Sieferle)所著的《终结日耳曼妮娅》(Finis Germania)仅被评委之一《明镜周刊》文化版的编辑约翰内斯•萨尔茨韦德尔(Johannes Saltzwedel)以一人之力拉入榜单。他三个多月来将自己所有的票都投给这本书,所以这本书自动进入推荐名单。而此书的内容有关反犹运动和极右主义。其他评委迅速选择与萨尔茨韦德尔的选择划清界限。11月,非虚构类畅销书排行榜将会重新引入一个新的可靠的投票系统。显然与右翼思潮的论争是目前德国社会正在面对的一个重要话题。这一现象普遍反映在非虚构类图书的主题选择上,例如佩尔•雷奥(Per Leo)、马克西姆连•施坦贝斯(Maximilian Steinbeis)和丹尼尔-帕斯卡•索恩(Daniel-Pascal Zorn)共同撰写的《与右翼对话:入门手册》(Mit Rechten reden: Ein Leitfaden)以及福尔克•维斯(Volker Weiss)的《权力主义的反抗:新右翼和西方国家的灭亡》(Die autoritäre Revolte: Die Neue Rechte und der Untergang des Abendlandes),这两本书在报章上以远超平常的频率被频频提及。还有伊斯兰恐怖主义和所谓的“难民危机”,基于这些主题产生了无数的非虚构类图书创作。例如马尔娅姆•A.(Maryam A.)和克里斯托弗•罗伊特(Christoph Reuter)的《我在哈里发的生活》(Mein Leben im Kalifat)和菲利普•瑟尔(Philipp Ther)的《局外人》(Aussenseiter)。前者讲述了20来岁的马尔娅姆和丈夫为了加入“伊斯兰国”前往叙利亚的背景和故事。后者讲述了流亡、难民和融入现代欧洲的故事。作者瑟尔的观点是,流亡和融入是当代无法回避的话题之一,它们可被视为右翼平民主义政党势力抬头的决定性原因。将目光投向历史的深度无论如何可以让人们认识到“难民危机”的背景与前景:欧洲早已是难民之洲。作者深究流亡之根本原因,那就是宗教不容异见、极端民族主义以及政治迫害。基于各种生活经历作者直观地呈现了流亡路上的困境,指出了成功融入的各种要素。

如何才能良好、正确地生活?这一主题反复出现在指南类图书和非虚构大众图书领域,比如畅销书作家罗尔夫•多贝利(Rolf Dobelli)2017推出的新作《良好生活的艺术》(Die Kunst des guten Lebens)。销售数字甚佳的还有一本DIY手工制作方面的图书。坦雅•卡佩尔(Tanja Capell)通过在线教程已经在社交网络上赢得了众多粉丝,主题是书法。她的新书《字体手绘:一步步写出属于自己的优美字体》(Handlettering Alphabete: Schritt für Schritt zur eigenen Schönschrift)由说明、练习和有关“字体”的信息三部分构成。另外一本由苏珊娜•弗罗里希(Susanne Fröhlich)和康斯坦泽•克莱斯(Constanze Kleis)合著的作品《负能量一边去!》(Kann weg!)面对的也是类似的读者群。这本书指导人们搞清什么才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什么可以做减法清除掉——其所指并非物理层面,更多是指向灵魂生活和关系领域。两位作者想要传达的是,清除和整理会令人聚焦于生活中最重要、最核心的东西并且释放出能量。有一本跟垃圾有关的大众书是米雷娜•格里姆波夫斯基(Milena Glimbovski)的《杜绝一切垃圾》(Ohne Wenn und Abfall)。这个生于西伯利亚的90后22岁就在柏林开了一家名字叫做“纯粹无包装”的超市,以不使用一次性包装知名。众筹解决了这家店的财务问题并令其大获成功,还成功激发这个品牌超市在全世界连续开了50多家连锁,由此作者在全德国推动了“零废物”运动的兴起。在这本书中,作者描述了自己是如何产生这一创意,并就“零废物”方案给出了具体的指导说明和执行办法。同样属于生活范畴的还有一本是汉斯-埃尔哈特•莱辛(Hans-Erhard Lessing)的《自行车:一段文化史》(Das Fahrrad: Eine Kulturgeschichte)。在这本书里,作者阐释了200年前自行车如何掀起轰动世界的热潮;究其发展的历史,如何从最初滑步前行的平衡车,到经历了前轮大后轮小的自行车,再从脚踏车到赛车最后发展到电动自行车;分析了如今自行车成为世界上最流行的交通工具的种种原因。

除了关乎当前现实的主题,周年纪念也是非虚构类图书的一个重要主题。因此,适逢德国考古学家约翰•约阿希姆•温克尔曼诞辰300周年,一系列有关他的图书应运而生,其中一本由马丁•迪塞尔坎普(Martin Disselkamp)和福斯托•泰斯塔(Fausto Testa)联袂出版的《温克尔曼手册》(Winckelmann-Handbuch)被认为是一部“不可或缺”的文献。2018年将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有关马克思的著述大量涌现。其中约根•奈弗(Jürgen Neffe)的作品《马克思——壮志未酬》(Marx. Der Unvollendete),以通俗易懂地形式阐释了马克思理论,并将其与二十一世纪的现实加以比照。还有几部著作与三十年战争相关,因为明年即将迎来其400周年纪念。值得一提的是赫尔弗里特•闵克勒(Herfried Münkler)的《三十年战争——欧洲的灾难,德国的创伤1618-1648》Der Dreißigjährige Krieg. Europäische Katastrophe, deutsches Tauma 1618-1648)。

在大众自然科学图书领域,艾斯特•冈斯塔拉(Esther Gonstalla)的《海洋之书》(Das Ozeanbuch)异常醒目。作者的前两本著作《原子之书》(Das Atombuch)和《气候之书》(Das Klimabuch)均获得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的嘉奖。这本《海洋之书》同样以变化多样的图像为读者直观地阐释海洋的意义以及危害环境对于生态系统的影响。更加生动有趣且材料编排处理得恰到好处的是一本叫做《血缘关系真是一块硬骨头:化石泄露了我们的出身》(Verwandtschaft ist ein Knochenjob: Was Fossilien über unsere Herkunft verraten)的书,作者为凯•耶格尔(Kai Jäger)。作者引导我们掌握必须了解的生物学基础,并对与古生物学息息相关的典型问题一一给出答案。颇受读者欢迎的还有一本《蘑菇的秘密生活》(Das geheimnisvolle Leben der Pilze)。在此书中,作者罗伯特•霍夫里希特(Robert Hofrichter)详细解释了为什么蘑菇是无比神奇的有机生物,它们又是如何以各种方式影响着我们这个星球上的生命。

自然主题最积极高产的作家无疑当属近年来声名大噪的守林人彼得•沃尔雷本(Peter Wohlleben)。他的作品一直占据畅销书排行榜,今年他又推出新作《自然的秘密网络:树木如何编织云朵,蚯蚓如何控制野猪》(Das geheime Netzwerk der Natur: Wie Bäume Wolken machen und Regenwürmer Wildschweine steuern)。

本文作者:德国图书信息中心 Leonie Weidel(魏妮妮)